宝钢特钢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 媒体中心 > 专题报道

中国第一炉合金钢诞生记

2018-08-29 07:46:07 宝钢特钢有限公司 阅读

今年是我们宝钢特钢(五钢)六十华诞,特钢发展六十年树立起了一座丰碑,在这个特别历史节点前,使我想起了我们那一代激情燃烧的岁月。

那是1958年“大跃进”,钢铁元帅要升帐,我从崇明修海塘被调入钢厂工作,第三年1961年厂里接到任务:“要冶炼中国第一炉合金钢(不锈钢),向厂庆三周年献大礼,向全国人们献大礼”,全厂动员,最后任务落实到我们电炉车间2号炉,炉长是优秀共产党员王师傅,我在他手下学徒当炉前工。

以前我们国家只会冶炼普碳钢,现在要在苏联专家帮助指导下冶炼合金钢,苏联专家高鼻梁,蓝眼睛,说话叽哩咕噜,不靠翻译一句都听不懂,他动嘴,我们动手,那天,我和两个师兄先去材料仓库领取炼钢增碳用的木柴和各种合金原材料,当时我年龄不大,骨瘦如柴,两师兄见我很单薄,关照我,要我少搬点,可是我看到车间内外到处拉着横幅标语:“炼出中国第一炉合金钢,向厂庆三周年献大礼,向全国人们献大礼”……我们都想为大礼作贡献,我就两手弯肘夹住十几根木柴往回跑,苏联专家见了通过翻译夸我是:“排骨大力士”,我听了劲头更足了,来回搬运奔跑好几次,忙得满头大汗也不觉得累,从此“排骨大力士”美名传开了。

王师傅在苏联专家授意下,手推木制计算尺,计算什么料加多少,就指挥我和两师兄加多少料。所谓加料就是较远距离用铁锹将料对准炉门“刷”一声加进去,我和两个师兄平时在王师傅调教下早就是百发百中操作能手。当我加第一块合金料时,王师傅一把楸住我说:“这块合金料是进口的,老贵了,很稀罕,要小心加料。”我懂,师傅怕我远距离操作加料,万一失手对不准炉门掉进渣包就完了。于是我靠近炉门前加料,也许这块料太大,炉门又高又小,加进去的料搁在炉门口,没加到炉膛里去,我用铁锹用力一撬,没想到合金料滚进去了,钢水溅出来,溅到我右手臂上象针猛刺一下疼痛,皮肉开始发红,灼痛感觉难以忍受,大家要我去医务室,我想起轻伤不下火线的话,就执意不肯,王师傅递过一瓶盐汽水,我一口喝完,好像疼痛减轻了许多,其实是心里作用(后来下班洗澡碰到水,起了拳头大一样大小的血泡,疼痛更加厉害了,才上医务室包扎,现在留下疤痕也算当作纪念)。接着大师兄用吹氧管吹氧,我接着用木柴扒渣,再接着二师兄用钢勺舀钢水,倒出来由王师傅翻墨镜看钢花含碳量,看完后示意我可以取样,送化验室化验,化验结果各项元素指标都符合标准——我们中国第一炉合金钢就这样冶炼成功了。

当时王师傅和苏联专家相互拥抱,我和两个师兄弟互相握手祝贺,苏联专家翘起大拇指,通过翻译夸我们“真聪明,了不起”,同时又用中文讲了三个字“中国人”,并指指我。一直在现场督战的车间领导,一方面向我们和苏联专家及翻译表示祝贺及慰问,一方面派人敲锣打鼓向厂领导报喜。消息很快传开了,厂部领导来看我们,向我们表示慰问,兄弟车间向我们表示祝贺,车间内外锣鼓喧天,爆竹齐鸣,欢呼声、喊声响彻云霄,全厂沸腾了。我们向五钢厂庆三周年献了大礼,我们向全国人民献了大礼。

喜报送到北京,党中央毛主席夸我们:“炼出了中国人的争气钢”,这是我们五钢人的骄傲,这是我们五钢人的荣光。这一年,五钢人为我们国家钢铁事业开创了新的纪元,跨上了新的征程,树立了新的里程丰碑,它将永远载入我们国家钢铁事业发展的历史史册。